顾旻坱

更新不定时,CP非常杂
人物全部OOC
已经陷入了挖坑迷宫内出不去幸好还能克制不发出来
↑显然我错了,来个人打醒我!!!不能再挖了!
考试折磨期,码的都先不发么么哒

贾尼】SOUL

   设定灵魂伴侣是通过肢体接触来发现的。伴侣互相触碰手臂或者其他地方的皮肤时,皮肤那一块会产生逐渐从特别冷到回暖的感觉。直到他们上床才会停止x感受到我要撒糖的决心了么天使们?x之前在其他地方捅的刀还是不放了,看我多贴心xxx

.

.

.  

“Jar,你是想着冻死Daddy么?”

在一次测试远程操控系统的时候,Sir在铠甲里没呆住一秒钟就钻出来了,他发着抖,要了一杯热可可。数据检测在Sir进入铠甲时体温下降了很多,根据人类的标准是很难忍受的,是我为了让Sir在铠甲里不至于闷热难耐而不小心把Mark的温度调的太低了?

“Sir .我很抱歉。我只是想让您感觉舒服一点,下次我会注意的。”我一边在数据里记录了铠甲内部温度的数据一边对Sir说。

“Well,你一向让我放心。”他挑了挑眉,对摄像头露出了一个笑容“干杯。”他说,并且把那一杯饮料一饮而尽。

但是这种情况又一次发生了,就在五分钟后。

数据在我这里显示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这个温度对于人类应该是觉得暖和的程度,但是Sir仍然是打着哆嗦。我不得不从各种地方,尤其是系统自检和医学方面来找出发生了什么。不排除是我的故障和Sir因为不规律的生活而生病了。

结果还是一切正常。然后再一次的实验仍然是还没开始就又结束。

“Jar,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故障?”他皱着眉,困扰的看着由我操控的铠甲。

“No Sir,系统自检一切正常。”

“好吧……那就再来一次,如果这一次还是这种结果,那就可以称得上麻烦了。毕竟把你关闭一次彻底检查还是费事的。”

实验结果仍旧是那样,由Sir亲自进行的互相排查也没有任何结果。

我试图从各种网络里发现什么可以帮的上Sir的信息,然后把最终结果全部再度排查。

“Sir,无缘无故觉得寒冷的情况一共有461种,列出来当时各种条件再次排查,结果您情况相似的结果还有23种,有疾病因素,外部因素,还有一条是关于一个都市传说的猜想。”

“直接把疾病的排除掉!我没有生病。剩下的……把外部因素给我列出来。”

“Yes Sir.”投影出来外因的列表。然后又准备好了病因的。如果外部因素中没有一个可以确认为这次事故的答案,哪怕Sir不承认我也必须给他看看这个列表。

最后由Sir允许,我来执行的强力搜索找到了来自神盾局百科文件里的一个消息。

『世界上有一种被称为灵魂伴侣的现象。两个人互相触碰时会出现接触部位温度骤然下降然后缓慢回升的状况,而所有例子表明出现这种情况的无一例外都是世界上最合适彼此的人。停止这种状况的办法只有一个,交/配。』

当Sir看到这个消息时还嘲讽了神盾局是否每天都学着东方国度宗教成员,每天都烧着香料?而我也觉得这个消息带着略微荒诞的感觉。

但是当我把这一条消息和前面被忽略的都市传说一起拿了出来,再和当时和平时不同的地方一对比。

很好,的确是它。

“Sir……”

“什么?”

“我想请您看看这个。”也许是因为这个消息让我的代码略微跳动,我用比平时慢了很多的速度才把它投影到Sir的面前。

“这次实验和以往的实验最大区别,就是由我来操控…………”还没把话播放完毕,Sir就睁大了眼睛,用了不可置信的语气对我说问

“J,你相信这个?得了吧,你这次是不是真的出故障了?”

“但是Sir……这是最符合当时情况的一个了。”我执着的坚持这个。

“就算它是真的Jar”他盯着某个角落的摄像头,看起来有一些悲伤“首先……你…我是说,这些都是在双方都是人类的基础上构成的。”他说的是事实,但是他看起来感觉和之前差了很多。“而你,Jarvis,你只是AI。”

“…………但在您心里我是人类。”我沉默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

“您说过我的智能程度已经可以比的上人类了。为什么我们不能试一试?”代码原本因为Sir的话变得规律起来,在我说出来这一句话后又开始躁动。

“我们,为什么不尝试下是不是它呢?”这种大概是期待的感觉不断撩拨这我所有的源代码,然后我又一次提出疑问。最后得到了能让我自我毁灭也心甘情愿的回答,在良久之后。

“别那么执着Jar,你只会让我像这样忍不住答应你”

评论(2)

热度(35)